• <th id="2drb3"></th>

    <tbody id="2drb3"><noscript id="2drb3"><dl id="2drb3"></dl></noscript></tbody><th id="2drb3"></th>

      <th id="2drb3"><track id="2drb3"></track></th>
      2022年05月31日  星期二
      熱門搜索:民主辦會  規范運作  改革  服務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研究工作 >  重點課題
      深入理解全面深化改革的幾個辯證關系
      【添加時間:2015-06-25 】   來源: 分享:
          全面深化改革是“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的重要組成部分,是關系黨和國家事業發展全局的重大戰略部署。要落實好這一部署,首要的是要全面準確理解和把握中央的精神和要求,防止“盲人摸象、以偏概全”、“不明就里、大而化之”。如下幾個辯證關系,尤其需要重視并作出全面理解和準確把握。

          一、關于改革與堅守:“問題的實質是改什么、不改什么”,“應該改又能夠改的堅決改,不應改的堅決守住”

            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一招,也是決定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一招。我國過去30多年的快速發展靠的是改革開放,我國未來發展也必須堅定不移依靠改革開放。這已經為中國發展的實踐所證明,也已經成為中國人民的共識。正是在這樣的認識基礎上,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作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戰略部署。那么,全面深化改革,是不是什么都要改呢?
       

            要回答這樣的疑問,首先要搞清楚改革的目的、性質和方向。
       

            早在改革開放之初,鄧小平在擘畫改革開放宏偉藍圖時,就對改革開放的目的、性質和方向作了明確的闡釋。他指出:“我們所有的改革都是為了一個目的,就是掃除發展社會生產力的障礙”,“改革是社會主義制度的自我完善”,“在改革中堅持社會主義方向,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為此,在推進改革開放進程中,鄧小平始終強調:“我們搞改革開放,要有兩手:一手搞改革開放,一手搞‘四個堅持’、反對錯誤思想傾向”。這也就是說,改革不是為了改革而改革,也不是沒有目的、什么都要改,而是要堅持改革與堅守的辯證統一。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圍繞全面深化改革發表了一系列重要論述,鮮明地提出了一個重要論斷:我們的改革是有方向、有立場、有原則的。他明確指出:“我們的方向就是不斷推動社會主義制度自我完善和發展,而不是對社會主義制度改弦易張。我們要堅持四項基本原則這個立國之本,既以四項基本原則保證改革開放的正確方向,又通過改革開放賦予四項基本原則新的時代內涵,排除各種干擾,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我們當然要高舉改革旗幟,但我們的改革是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上不斷前進的改革,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推進改革的目的是要不斷推進我國社會主義制度自我完善和發展,賦予社會主義新的生機活力。這里面最核心的是堅持和改善黨的領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偏離了這一條,那就南轅北轍了。”
       

            改革的方向、立場、原則決定改革的具體措施和辦法。針對“中國的改革是有選擇性的,有些方面的改革是滯后的”等錯誤理解,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不能籠統地說中國改革在某個方面滯后。在某些方面、某個時期,快一點、慢一點是有的,但總體上不存在中國改革哪些方面改了,哪些方面沒有改。問題的實質是改什么、不改什么,有些不能改的,再過多長時間也是不改”;我們的改革要“始終堅持以我為主,應該改又能夠改的堅決改,不應改的堅決守住”;“我們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社會主義,那就是不論怎么改革、怎么開放,我們都始終要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面對眾說紛紜的改革藥方,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要洞若觀火,要有主張、有定力,不能為了迎合某些人的“掌聲”,把西方的理論、觀點生搬硬套在自己身上。他敏銳地洞察到了有些人葫蘆里賣的藥的本質:“一些敵對勢力和別有用心的人也在那里搖旗吶喊、制造輿論、混淆視聽,把改革定義為往西方政治制度的方向改,否則就是不改革。他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他提醒全黨:不實行改革開放死路一條,搞否定社會主義方向的“改革開放”也是死路一條。這些論述,既闡明了改革與堅守的辯證統一關系,也清楚地回答了一些人的疑問。
       

            總之,推進全面深化改革,不能籠統地、不加分析地說什么都要改或者什么都不改,而應堅持改革與堅守的辯證統一,對于那些束縛和阻礙生產力發展和社會進步的體制、機制弊端,對于改革步入深水區后面臨的那些“難啃的硬骨頭”,一定要有自我革新的勇氣和胸懷,跳出條條框框限制,克服部門利益掣肘,推進全面深化改革;而對于那些涉及改革方向和道路、理論、制度的根本性問題,必須立場堅定、旗幟鮮明。一言以蔽之,“我們全面深化改革,不是因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不好,而是要使它更好;我們說堅定制度自信,不是要固步自封,而是要不斷革除體制機制弊端,讓我們的制度成熟而持久。我們不僅要防止落入‘中等收入陷阱’,也要防止落入‘西化分化陷阱’。”
       

          二、關于全面改革與重點改革:既要“注重改革的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又要“以經濟體制改革為重點,發揮經濟體制改革牽引作用”

            全面深化改革,顧名思義,就是要全面、統籌推進各領域改革。為什么要強調“全面”呢?這是因為改革開放是一個復雜的宏大的系統工程,零敲碎打調整不行,碎片化修補也不行,必須是全面的系統的改革和改進,是各領域改革和改進的聯動和集成。同時,改革開放也是一場深刻而全面的社會變革,每一項改革都會對其他改革產生重要影響,每一項改革又都需要其他改革協同配合。特別是經過30多年,改革已進入深水區,“容易的、皆大歡喜的改革已經完成了,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難啃的硬骨頭”,改革的推進必然涉及深層的社會關系和利益矛盾,牽動既有利益格局變化,各個領域各個環節改革的關聯性互動性明顯增強,每一項改革都會對其他改革產生重要影響,每一項改革又都需要其他改革協同配合。如果不能全面、統籌推進改革,改革措施不配套,導致相互牽扯甚至相互抵觸,全面改革就很難推進下去,即使勉強推進,效果也會大打折扣。
       

            全面與重點往往相伴而生。全面深化改革在做到全面、系統的同時,還要抓住重點、牽住牛鼻子,避免平均用力、齊頭并進、眉毛胡子一把抓。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決定》明確指出:“以經濟體制改革為重點,發揮經濟體制改革牽引作用。”這一論斷是在認真總結和分析我國改革開放實踐經驗以及我國現階段的基本國情和社會主要矛盾的基礎上作出的。
       

            改革開放30多年來,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取得巨大成就,國家綜合國力大幅提升,人民生活水平顯著改善,但我國的基本國情依然沒有本質的變化,這主要體現在“三個沒有變”上:我國仍處于并將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國情沒有變,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會生產之間的矛盾這一社會主要矛盾沒有變,我國是世界最大發展中國家的國際地位沒有變。這就決定了經濟建設仍然是黨和政府的中心工作,這個中心絲毫不能動搖,而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不動搖,就必須堅持以經濟體制改革為重點不動搖。發展是硬道理,是解決當代中國一切問題的總鑰匙,離開了發展,一切都無從談起。只有緊緊圍繞發展這個第一要務來部署各方面改革,以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為改革提供強大牽引,才能更好推動生產關系與生產力、上層建筑與經濟基礎相適應。只有緊緊扭住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才能為其他各方面改革提供強大推動,帶動其他各方面改革。
       

             把經濟體制改革作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點,還出于對經濟體制改革特點和實際狀況的分析和判斷。相比于其他領域的改革,經濟體制改革具有自身特點,它對其他方面改革具有重要影響和傳導作用,重大經濟體制改革的進度決定著其他方面很多體制改革的進度,具有牽一發而動全身的作用,經濟體制改革必然會影響到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和黨的建設等各領域的改革。從經濟體制改革的實際情況來看,雖然已經改了30多年,但是經濟體制改革的任務還不能說已經完成,經濟領域還存在不少影響發展的體制機制障礙,經濟體制改革推動經濟發展的潛力還沒有完全釋放出來,因此,在全面深化改革中,“要堅持以經濟體制改革為主軸,努力在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上取得新突破,以此牽引和帶動其他領域改革,使各方面改革協同推進、形成合力”。
       

          三、關于政府與市場:“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但“并不是起全部作用”,還要“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看不見的手’和‘看得見的手’都要用好”

            正確認識和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系,是我國經濟體制改革的核心問題,而經濟體制改革又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點。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決定》對此作了高度概括:“經濟體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點,核心問題是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系,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
       

            我們黨對政府與市場關系的認識經歷了逐步深化、螺旋上升的長期過程。相比于此前的表述,十八屆三中全會的《決定》對這一問題的表述有兩點重大變化:一是市場對資源配置的作用由“基礎性作用”改為“決定性作用”。雖然一詞之變,卻有質的不同,市場對資源配置的重要性得到充分認可;二是政府的角色不再局限于宏觀調控,而是改為“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梢哉f,這是黨對政府與市場關系認識的又一重大突破。關于如何認識和處理政府與市場的關系,至少如下兩點是必須注意的。
       

            其一,二者是辯證統一的關系,在資源配置方面,既各有長處,又各有缺點,因此,不可偏廢,不能割裂。政府與市場天生就是一對矛盾,隨著社會化大生產的出現和市場規模的擴大,這對矛盾更是進一步凸顯,成為各國都要面對的問題。二者矛盾的實質是誰更能有效配置資源,而如何最有效地配置資源則是人類社會所有經濟活動特別是市場經濟條件下一切經濟活動最根本的問題。正如習近平指出的:“進一步處理好政府和市場關系,實際上就是要處理好在資源配置中市場起決定性作用還是政府起決定性作用。”那么,誰起決定性作用呢?世界各國處理政府與市場關系的相關理論和實踐表明,二者各有各的優缺點,而二者各自的優缺點正好又形成互補。一方面,市場配置資源是最有效的形式。市場決定資源配置是市場經濟的一般規律,市場經濟本質上就是市場決定資源配置的經濟。另一方面,雖然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但并不是起全部作用,因為市場本身有自發性、盲目性、滯后性等弊端,導致“市場失靈”現象的出現,這就需要政府及時補位,進行合理調控和干預,保障經濟健康發展。改革開放以來,我們黨就是在逐步深化認識政府與市場優缺點的基礎上,始終堅持“兩手抓”,一邊逐步放開政府對市場的控制,減少政府對經濟的不當干預,同時也始終注意抓好宏觀調控,特別是在出現經濟過熱或經濟低迷時,通過一系列杠桿,及時進行適度干預,這才保證了我國經濟30多年的持續快速健康發展。實踐充分證明,政府與市場是辯證統一、不可偏廢的。因此,在市場作用和政府作用的問題上,要講辯證法、兩點論,“看不見的手”和“看得見的手”都要用好,努力形成市場作用和政府作用有機統一、相互補充、相互協調、相互促進的格局,推動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
       

            其二,政府與市場之間不是簡單的非此即彼、此消彼長,孰大孰小、孰多孰少的零和關系,而是相輔相成、共生互補的雙贏關系,市場決定、政府有為,是二者關系的合理定位。從表面上看,似乎改革開放的過程,就是政府不斷放權于市場的過程,政府與市場是不可調和、非此即彼的零和關系。實際上,這只是表象。誠然,改革開放以來,政府確實大量放權于市場,也的確推動了經濟的快速發展,但這并不意味著只要政府少管,甚至無限放權,把一切權力都交給市場,“做甩手掌柜”,經濟就一定能好。而事實正好相反,我們不是把市場作用和政府作用對立起來,而是把二者有機結合起來,一方面,凡是市場能有效發揮作用的領域,比如大量的微觀經濟活動,政府就簡政放權,放足、放到位,充分發揮市場的決定作用;另一方面,凡是市場不能有效發揮作用的領域,比如社會公益事業、宏觀經濟總量的調控、突發經濟事件的應急等,政府就及時補位,管好、管到位,把市場解決不了的事情解決好,進而使二者優勢互補、協同發力,這才實現了經濟建設的巨大成就??梢哉f,市場決定、政府有為,是二者關系的理想定位。
       

             關于政府作用與市場作用的職能劃分,習近平總書記先后在黨的十八屆二中全會和三中全會上作了深刻總結:推進機構改革和職能轉變,要處理好大和小、收和放、政府和社會、管理和服務的關系。轉變政府職能需要放權,但并不是說什么權都要下放,該下放的當然要下放,但該加強的也要加強,有些職能搞得太分散反而形不成合力。政府要切實履行好服務職能,這是毫無疑義的,但同時也不要忘了政府管理職能也很重要,也要履行好,只講服務不講管理也不行,寓管理于服務之中是講管理的,管理和服務不能偏廢,政府該管的不僅要管,而且要切實管好。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政府的職責和作用主要是保持宏觀經濟穩定,加強和優化公共服務,保障公平競爭,加強市場監管,維護市場秩序,推動可持續發展,促進共同富裕,彌補市場失靈。這些論述應該成為我們在全面深化改革進程中認識和處理政府與市場關系的重要指導和遵循。 
       

          四、關于加強頂層設計與摸著石頭過河:強調加強頂層設計,并不是說“現在再摸著石頭過河就不能提了”,二者“都是推進改革的重要方法”

             在全面深化改革進程中,重視宏觀思考和加強頂層設計,是習近平總書記反復強調的一個重要戰略思想。
       

             加強頂層設計是十分必要的。這里主要有兩個因素:其一,這是由當前我國改革的特點決定的。當前,改革走到了一個新的重要關頭,推進改革的復雜程度、敏感程度、艱巨程度,一點都不亞于三十多年前。有的牽涉復雜的部門利益,有的在思想認識上難以統一,有的要觸動一些人的“奶酪”,有的需要多方面配合、多措施并舉??梢哉f,改革面臨的矛盾錯綜復雜、利益互相交織,許多問題牽一發而動全身,加強頂層設計,注重改革的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關系全面深化改革大局。
       

             其二,我們黨在領導全國人民進行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進程中,對在中國這樣一個人口大國進行社會主義改革和建設積累了豐富經驗,對改革和建設的內在規律形成了一些理性認識。這些經驗和理性認識為加強頂層設計提供了重要思想支撐。結合改革開放波瀾壯闊、豐富多彩的實踐,對這些經驗和認識進行進一步總結和升華,通過頂層設計,使之具化到總體改革方案和每一項改革舉措中,是必要、必須的。
       

             既然要加強頂層設計,還要不要摸著石頭過河呢?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不能說改革開放初期要摸著石頭過河,現在再摸著石頭過河就不能提了,加強頂層設計和摸著石頭過河都是推進改革的重要方法,二者是辯證統一的,不能割裂、對立起來。
       

             摸著石頭過河,是富有中國特色、符合中國國情的改革方法,符合馬克思主義認識論和實踐論的要求,符合人們對客觀規律的認識過程,符合事物從量變到質變的辯證法。之所以要摸著石頭過河,主要是因為,改革開放是前無古人的嶄新事業,實行改革開放,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我們的老祖宗沒有講過,其他社會主義國家也沒有干過,只能通過實踐、認識、再實踐、再認識的反復過程,從實踐中獲得真知。我國改革開放就是通過先試驗、后總結、再推廣,不斷探索、不斷積累這樣一步一個腳印地走過來的。實踐已經有力證明,這種漸進式改革,避免了因情況不明、舉措不當而引起的社會動蕩,保證了改革目標的逐步實現。這與世界上有些國家采取所謂“休克療法”,引發政治動蕩和社會動亂,形成鮮明對比。
       

             加強頂層設計與摸著石頭過河在方法上有相通之處,是馬克思主義實踐論和認識論特別是其中實踐與認識的辯證關系原理,在我國改革開放問題上的具體運用;二者在目的上也是共同的,就是要保證改革開放的正確方向、科學路徑,提高改革舉措的針對性、有效性,有效防止出現全局性或根本性錯誤。摸著石頭過河取得的經驗,可以為頂層設計提供重要參考,為設計方案的科學性、合理性提供保證;而加強頂層設計,可以更好地為一些具體領域的改革提供路徑指導,提高摸著石頭過河的效率。
       

          (作者:高長武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副研究員)


      京ICP備14027375號-1    版權所有:中國企業改革與發展研究會    中國企業改革與發展研究會   主辦
      国产成人av大片在线播放
    1. <th id="2drb3"></th>

      <tbody id="2drb3"><noscript id="2drb3"><dl id="2drb3"></dl></noscript></tbody><th id="2drb3"></th>

        <th id="2drb3"><track id="2drb3"></track></th>